一朵木耳呃

Aaaaa
哦哦西全是我的。

你可能得了假花吐【喻王/黄别】 庙药组呀嘿x


上篇的那个系列
重新一起发了。

基本上跟花吐没什么关系(←快住嘴

蓝雨俱乐部楼下多了几株茉莉花。
这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只因gay里gay气歪风邪气的“剑与诅咒”玩得太过火,倒怕是这茉莉也金贵宝贝起来了。咳,不是那个玩,假装一篇严肃的庙药。
正巧么,逢得蓝雨战队主场迎战微草,这花儿也算派上了用场。当然物极必反这个道理,希望蓝雨家正副队能懂。耸肩

喻王

“喻文州,你知道‘成年人’三个字怎么写吗?”
“知道的杰希。”
“那你知道他的含义吗?”
“知道。”喻文州点点头,语气不置可否。
“那,,”王杰希摊手,“就收手吧。”
此时的王杰希毫无形象地瘫软在沙发上,活像一张加了王の藐视buff的容嬷嬷表情包。也就是这坐姿,才让赛场上面面俱到无懈可击的微草队队长显得漏洞百出、不堪一击了。
喻文州会放过吗?喻文州不会。
倒不如说,手残心脏鱼根本不会放过任何将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大大擒在身边就是一个束缚术的机会。
任何?喝喝。
且不说其它,单是现在——不可能。
王杰希伸出手拾起那还带着湿液的白瓣,锁紧眉语气认真而严肃地重复道:“文州别骚了,收手吧。”
好么,一个技能就让不擅近攻的术士被怼到GG了。喻文州常年的勾起的嘴角垂了下来,换上温言软语委屈得很,“这不花吐症么,杰希你不心疼我?”
“不心疼。”王杰希将湿漉漉的花瓣放回桌上,瞪着大小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花吐?喻文州你是看上哪家姑娘了?相思成病得治啊。”说完拍上喻文州的大腿,反复摩擦了几番,直至那不明液体被迅速蒸发。
“哎唷!”腿上传来的痛意不可忽视,王杰希不温不火的态度倒更让人捉急。“你吃醋啦。”
是肯定的语气。
“没有。”王杰希目视前方,目光没有丝毫动摇,耳边的微红滚着发烫,侧头却想努力回避这恼人的视线。“我说没有。”
“好叭,没有。”喻文州耸肩,也不再将话题深入下去,反而顺势想要聊回花吐症,“杰希…”
“嗯?”王杰希哼出不轻不重地鼻音,敷衍之色竭尽了然。
“花吐,真的是相思成病喔?”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带着不确定语气问道。
“是又怎样?”强迫自己专注于电视节目的王杰希终于还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转头过来面色不善地瞅着心脏的笑。“病你的去,别传染我就行,早死早超生建议喻队赶紧一个大招自我消化。”
“那可不行。”喻文州惹恼了王杰希,反欣喜起来,“我看上的这位呀”
“他战术精湛”
“锐不可挡。”
“就连眸子,”
纤长手指抚过大小不一的双眼。
“也仿若所有星辰都杂糅在内,还有些不对称。”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这个在恋爱方面上称得上是蠢笨的大小眼,是他一个人的独有。
他继续温温吞吞地叹口气说下去,“可惜了,是微草的头头。”
王杰希被一个直球打得措不及防,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期期艾艾地另找话题,却又在这人带着束缚术的注视下堵得发不出声。
“啊,对了!”喻文州倏地站起去翻找风衣,不出意外在口袋里如愿以偿地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翻开纯色的手帕,几瓣沾着湿润的茉莉花苞跃然于此。喻文州拈上一片颇是认真地放入口中,含糊不清地朝着他重复:“你吃醋了。”
王杰希抿嘴、起身。
花瓣在唇与齿的碰撞间迸出汁液,粘稠滑腻融为一体。
王杰希咂咂嘴
涩涩的、苦苦的。
好像比想象中还难吃点儿。

“你看,花吐症,杰希我快要死了。”
“喻文州,你戏还敢再假点儿不?”
“戏不在假,撩到就行。”^_^

 

黄别

常规赛,微草主场惜败蓝雨。
主队的小剑客从头至尾,擂台到团队,被对方剑圣缠住堵了个结结实实。 该说是能力不够还是经验不足?反正直至比赛结束,刘小别也没缓过劲儿来,一腔苦闷之情不言而喻。 所以在队长处理完事宜宣布解散后,气急败坏地一溜烟跑进对面网吧,也算是年轻人一贯的作风。
不顾掉马的风险开了小号进竞技场找人PK,键盘摁得噼里啪啦响。喔,还专打剑客,话多的那种。
当剑圣本尊找到刘小别的时候,竞技场的连胜场数已蹦到了半百。气急败坏的微草主力跑来时就出了一身汗,刚好位置还对着台式空调的风口。一时风来 汗滴都成了冰凉的水珠子,冻得直打颤。
麻利地解决第五十一场的战斗,刘小别长舒了一口气,干下一口果汁也不忘朝对面喷垃圾话:“不服你爬着网线过来干死你剑圣爷爷?”
“说啥呢说啥呢!”赶过来正瞅上这么一幕的黄少天爆了个手速,迅速关掉了麦。“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垃圾话??剑圣是你联盟最帅的黄少天好吗好吗好吗!”
话音刚落,本是人声鼎沸的空间忽地安静下来。俱乐部附近的网吧绝对算一个微草粉的聚集地,且正逢败绩,不知有多少粉丝刚看完比赛直播气得正不打一处来呢,在这里宣扬蓝雨剑圣的棒棒?呵。
冷漠 。刘小别关爱智障的眼神恰到好处地瞥来,摘下头顶的鸭舌帽得意洋洋地按上黄少天那颗惹人注目的脑袋。大喊三声“微草万岁”就算完事。
,,个屁。
得吧,敌队的副队长还没暴露,刘小别先被认了出来。微草剑客年轻气盛,未能杀进全明星也只不过失之毫厘,人气自然低不了的。
狂热的微草粉一下溢满了厅室,熙熙攘攘中少不了呼朋唤友,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大小俩剑客。
时逢白日微斜烈日当空,一黄一绿的身影狂奔在街头还算壮观。好在刘小别对这一带熟络得很,左一拐右一扭地,就进了—— 另一间网吧。
朝门口的老板随意招呼一声,就如鱼得水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一排排电脑随处安了个家刷卡上了荣耀。点点头还向目瞪口呆的剑圣大大示意:“黄少玩不?”
…………啊?
接过卡总算是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跑得发懵之余是对刘小别如此熟练社会的震惊。黄少天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脸上的表情,大概是,黑人问号的样子吧。
结果刷卡登陆上去更是别样色彩纷呈。守护天使这职业在微草挺火,女性玩家也不少,所以嘛——在一个微草人手上拿到一张不与主职业相符的卡,也不足为奇。
电脑屏幕赫然显现着的,不正是个女守护天使吗。
再一瞅id,嗬,欢乐小兔兔,感情真不是某大神马甲的姊妹号?
黄少天很崩溃,非常崩溃。
他从而意识到了两件事情:一是他被刘小别套路了,二是他不得不顶着这个羞耻的账号玩到刘小别肯回去为止。
刘小别,刘小别、都他妈是刘小别的锅。
黄少天愤恨难耐,黄少天咬牙切齿,黄少天无可奈何。
最后还是把眼光灰溜溜地转回到欢乐小兔兔的身上。
无声的冷笑在空气中显露无疑,五米远处的刘小别打了个喷嚏,有些不寒而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何况只是怼怼你刘小别。

当刘小别赶到现场的时候,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他是被车前子找来的,说是来了个什么守护天使高手潜伏在了中草堂。
这能忍?这不能。
快马加鞭赶到现场,顶着马甲的小剑客看见了同样顶着马甲的大剑客。
唯不同的是,这应当算刘小别自己遭的罪。
他药家柔柔弱弱的守护天使妹子,抡着个大锤虎虎生风,见者心惊、闻风丧胆。
…………啊?
妹子抡小怪、抡Boss.
还顺带给蓝溪阁抡了个Boss首杀。
黄少天,你爸妈知道你玩儿守护天使都这么浪吗?
刘小别愤恨难耐,刘小别咬牙切齿,刘小别有可奈何。
坐在桌前的黄少天指点江山战得分外酣畅,一马当先冲在队伍前头爽快得很。敲击几下键盘刚欲将鼓励的话语传出,“次啦”一声,屏幕突如其来的黑了。
回头一望,好么,正对上刘小别露出颗小虎牙,狡黠又欠揍地对着他笑,手上还晃悠着个电插头。
便就是黄少天座位的了。
根本治标不治本嘛。
黄少天从座位上起开,走过切切察察的网吧小妹,走过心疼得嘶嘶抽气的老板,直逼坐在吧台上沾沾自喜的刘小别:“走了,我们回去。”
说罢也顾不得旁人看戏的目光,连拖带拉地把当事人其一拽了出去。
门口外人烟稀少,但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地出门实属太有些引人侧目。以至于黄少天也有些禁不住了,带着刘小别躲进随处街角,作势摁在了墙上,竟正是要亲吻下去。
刘小别:????我不要面子的啊?
可他接下来就没时间去思考这些事了。嘴唇相接的刹那大脑瞬间当机混沌一片,平日里那伶牙俐齿的口舌含住了他的,饶还更变本加厉地搅动起来。小巷外像恰到好处般的传来他人的交谈声,耻得刘小别不禁红了眼。
“操!”被抵在墙角的微草主力失了往日赛场上的傲气凌神,小喘着气面色水红地瞪视着身前这意犹未尽的人。“你有毛病??”
“没有”黄少天唇角磕了一点红珠,满嘴净是恼人的铁锈味,连带着语气都跟着委屈粘人起来“我怎么啦。”
“你怎么?”刘小别可谓是非常哭笑不得了,“你是长期发情呢还是被jy糊了脑子。”说罢他自己却先忍俊不禁,摇头笑了起来,像极个顽皮嬉笑的孩童。
两人身高相近,所隔距离也不差毫厘。遂当双唇重新贴上再度缠绵的时候,再怎么慌乱无章也成了理所当然。
刘小别被抵在墙上,脑海中尽是某日某人的某双该死的手。头脑全被空白占满,甚至连那双手作威作福地作弄上他浑身的肌理,也权是当做无动于衷了。
模糊不清不清之际一个物什从舌尖交接出被推了过来,刘小别稍稍一惊,急忙匆乱挣了身上的禁锢,将那东西吐出来:
一片花瓣。
白中略粉,带着苦涩的清香从口腔中蔓延开来,果不其然,是茉莉。
“小别,你是多喜欢我才会花吐啊?”黄少天居高临下,语气间洋溢着报复成功的戏谑。随后又微微低下头帮刘小别遮去刺目的阳光,眼神却是紧跟不舍盯住瞠目结舌的身下人。
吓得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上的刘小别有些羞愧难当,仍还是梗着嗓子两目朝天鼻音嗤笑出声:
“就你这鬼把戏还想撩我?”
“咱们北京爷们儿喜欢玫瑰。”
可惜天是看不到了,那块狭小四方的空间被黄少天尽数堵住。刘小别不得不注视着让他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
“要啥就给你啥。”
随后小巷中传来的声音,渐愈是听不清了。

“歪王杰希吗”
“你跟队长说等下的聚会我去不了了,刘小别也是。”
唇留齿连。



@藤玖  @瓜皮幕汐makushio@NTP 快夸我!!!!
↑↑↑↑实力感谢两位大佬的督促,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假)花吐👏👏👏👏
怎么打tag啊(迷茫

黄别(假)花吐

常规赛,微草主场惜败蓝雨。
主队的小剑客从头至尾,擂台到团队,被对方剑圣缠住堵了个结结实实。 该说是能力不够还是经验不足?反正直至比赛结束,刘小别也没缓过劲儿来,一腔苦闷之情不言而喻。 所以在队长处理完事宜宣布解散后,气急败坏地一溜烟跑进对面网吧,也算是年轻人一贯的作风。
不顾掉马的风险开了小号进竞技场找人PK,键盘摁得噼里啪啦响。喔,还专打剑客,话多的那种。
当剑圣本尊找到刘小别的时候,竞技场的连胜场数已蹦到了半百。气急败坏的微草主力跑来时就出了一身汗,刚好位置还对着台式空调的风口。一时风来 汗滴都成了冰凉的水珠子,冻得直打颤。
麻利地解决第五十一场的战斗,刘小别长舒了一口气,干下一口果汁也不忘朝对面喷垃圾话:“不服你爬着网线过来干死你剑圣爷爷?”
“说啥呢说啥呢!”赶过来正瞅上这么一幕的黄少天爆了个手速,迅速关掉了麦。“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垃圾话??剑圣是你联盟最帅的黄少天好吗好吗好吗!”
话音刚落,本是人声鼎沸的空间忽地安静下来。俱乐部附近的网吧绝对算一个微草粉的聚集地,且正逢败绩,不知有多少粉丝刚看完比赛直播气得正不打一处来呢,在这里宣扬蓝雨剑圣的棒棒?呵。
冷漠 。刘小别关爱智障的眼神恰到好处地瞥来,摘下头顶的鸭舌帽得意洋洋地按上黄少天那颗惹人注目的脑袋。大喊三声“微草万岁”就算完事。
,,个屁。
得吧,敌队的副队长还没暴露,刘小别先被认了出来。微草剑客年轻气盛,未能杀进全明星也只不过失之毫厘,人气自然低不了的。
狂热的微草粉一下溢满了厅室,熙熙攘攘中少不了呼朋唤友,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大小俩剑客。
时逢白日微斜烈日当空,一黄一绿的身影狂奔在街头还算壮观。好在刘小别对这一带熟络得很,左一拐右一扭地,就进了—— 另一间网吧。
朝门口的老板随意招呼一声,就如鱼得水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一排排电脑随处安了个家刷卡上了荣耀。点点头还向目瞪口呆的剑圣大大示意:“黄少玩不?”
…………啊?
接过卡总算是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跑得发懵之余是对刘小别如此熟练社会的震惊。黄少天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脸上的表情,大概是,黑人问号的样子吧。
结果刷卡登陆上去更是别样色彩纷呈。守护天使这职业在微草挺火,女性玩家也不少,所以嘛——在一个微草人手上拿到一张不与主职业相符的卡,也不足为奇。
电脑屏幕赫然显现着的,不正是个女守护天使吗。
再一瞅id,嗬,欢乐小兔兔,感情真不是某大神马甲的姊妹号?
黄少天很崩溃,非常崩溃。
他从而意识到了两件事情:一是他被刘小别套路了,二是他不得不顶着这个羞耻的账号玩到刘小别肯回去为止。
刘小别,刘小别、都他妈是刘小别的锅。
黄少天愤恨难耐,黄少天咬牙切齿,黄少天无可奈何。
最后还是把眼光灰溜溜地转回到欢乐小兔兔的身上。
无声的冷笑在空气中显露无疑,五米远处的刘小别打了个喷嚏,有些不寒而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何况只是怼怼你刘小别。

当刘小别赶到现场的时候,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他是被车前子找来的,说是来了个什么守护天使高手潜伏在了中草堂。
这能忍?这不能。
快马加鞭赶到现场,顶着马甲的小剑客看见了同样顶着马甲的大剑客。
唯不同的是,这应当算刘小别自己遭的罪。
他药家柔柔弱弱的守护天使妹子,抡着个大锤虎虎生风,见者心惊、闻风丧胆。
…………啊?
妹子抡小怪、抡Boss.
还顺带给蓝溪阁抡了个Boss首杀。
黄少天,你爸妈知道你玩儿守护天使都这么浪吗?
刘小别愤恨难耐,刘小别咬牙切齿,刘小别有可奈何。
坐在桌前的黄少天指点江山战得分外酣畅,一马当先冲在队伍前头爽快得很。敲击几下键盘刚欲将鼓励的话语传出,“次啦”一声,屏幕突如其来的黑了。
回头一望,好么,正对上刘小别露出颗小虎牙,狡黠又欠揍地对着他笑,手上还晃悠着个电插头。
便就是黄少天座位的了。
根本治标不治本嘛。
黄少天从座位上起开,走过切切察察的网吧小妹,走过心疼得嘶嘶抽气的老板,直逼坐在吧台上沾沾自喜的刘小别:“走了,我们回去。”
说罢也顾不得旁人看戏的目光,连拖带拉地把当事人其一拽了出去。
门口外人烟稀少,但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地出门实属太有些引人侧目。以至于黄少天也有些禁不住了,带着刘小别躲进随处街角,作势摁在了墙上,竟正是要亲吻下去。
刘小别:????我不要面子的啊?
可他接下来就没时间去思考这些事了。嘴唇相接的刹那大脑瞬间当机混沌一片,平日里那伶牙俐齿的口舌含住了他的,饶还更变本加厉地搅动起来。小巷外像恰到好处般的传来他人的交谈声,耻得刘小别不禁红了眼。
“操!”被抵在墙角的微草主力失了往日赛场上的傲气凌神,小喘着气面色水红地瞪视着身前这意犹未尽的人。“你有毛病??”
“没有”黄少天唇角磕了一点红珠,满嘴净是恼人的铁锈味,连带着语气都跟着委屈粘人起来“我怎么啦。”
“你怎么?”刘小别可谓是非常哭笑不得了,“你是长期发情呢还是被jy糊了脑子。”说罢他自己却先忍俊不禁,摇头笑了起来,像极个顽皮嬉笑的孩童。
两人身高相近,所隔距离也不差毫厘。遂当双唇重新贴上再度缠绵的时候,再怎么慌乱无章也成了理所当然。
刘小别被抵在墙上,脑海中尽是某日某人的某双该死的手。头脑全被空白占满,甚至连那双手作威作福地作弄上他浑身的肌理,也权是当做无动于衷了。
模糊不清不清之际一个物什从舌尖交接出被推了过来,刘小别稍稍一惊,急忙匆乱挣了身上的禁锢,将那东西吐出来:
一片花瓣。
白中略粉,带着苦涩的清香从口腔中蔓延开来,果不其然,是茉莉。
“小别,你是多喜欢我才会花吐啊?”黄少天居高临下,语气间洋溢着报复成功的戏谑。随后又微微低下头帮刘小别遮去刺目的阳光,眼神却是紧跟不舍盯住瞠目结舌的身下人。
吓得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上的刘小别有些羞愧难当,仍还是梗着嗓子两目朝天鼻音嗤笑出声:
“就你这鬼把戏还想撩我?”
“咱们北京爷们儿喜欢玫瑰。”
可惜天是看不到了,那块狭小四方的空间被黄少天尽数堵住。刘小别不得不注视着让他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
“要啥就给你啥。”
随后小巷中传来的声音,渐愈是听不清了。

“歪王杰希吗”
“你跟队长说等下的聚会我去不了了,刘小别也是。”
唇留齿连。


两眼昏花,总之赶上了烦烦的生贺和该死的假花吐 @藤玖 多亏了傻逼共生儿日夜不休的催稿和给我的人设

【王杰希生贺】你为所愿(中文填词)


—原曲poco  作者まふまふ
无授权,无翻唱,无cp,单纯填了词自娱自乐x

是不是在某一年的某一个月的某个日子
某个街口的某个拐角遇见荣耀
扫帚魔法帽熔岩烧瓶三大标配
稍微会觉得有些向往吗

指甲嵌入手心不愿放开攥得死紧
胸口的心脏不由自主灼热发烫
明明很喜欢却不愿意再说出来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魔术师

然后啊凭借天赋进入微草小有成就
遇到困难是否会再次选独自面对
这样会觉得有些过于孤独了吗
我执拗而不曾坦率的小魔术师

继续努力成为预备队员了呢
对前辈们的关心是否不善言辞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操作训练
这样会觉得有些艰难了吗

清扫驱散寒冰粉末加扫把旋风
胸前挂着的星星吊牌熠熠生辉
这样会觉得有些快乐了吗
我年少轻狂张扬的小魔术师

接过队长希望与期待负起重担
挑破扫地焚香小魔术师一战成名
愿你所肩负的荣耀永不散场
我的小魔术师祝你生日快乐

是不是在某一年的某一个月的某个日子
某个街口的某个拐角遇上荣耀
你有后悔过吗我们未曾得知
只愿微草成原你在其中

算是给了王杰希生日的一个交代。
一欢王家长子喜成年
二贺小魔术师站成名
三祝自家夫君诞生日
王杰希,你可真好。

特别感谢我家共生生!!没有她可能这首歌就叫魔术师王杰希了! @藤玖

【伞修橙/伞修】18—18

练笔。写得太渣没有tag

*含秀橙秀百合私货注意

  • 有缘者见?(bu


今天是5月20日。
苏沐橙早早就回了家,随之带来的是一份又一份的巧克力,包装精美摆在桌面上闪闪发亮的样子让人垂涎。
大少爷却不高兴了,趴在脆弱的木板床上吱呀吱呀地乱滚愣是不肯起来。要不是嘴上嘟囔着妹大不中留了关爱空巢老秋诸如此类,眼泪汪汪欲夺眶而出的模样到是让人心疼。
可惜叶修不吃他这套。毫不留情地一屁股坐上摇摇欲坠的床板对上苏沐秋肉痛的眼神:“诶,沐橙只是拿了义理巧克力而已啊,气个啥子哦。”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现在同性恋很多的好吗?我的妈,苏家的独苗苗呦…”这么念叨着又可怜兮兮地倒回床上,继续折磨着那张惨不忍睹的床,顺带着还把叶修也拉扯了下去。
“我去!”叶修被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踹过去一脚,“你就不是苏家的苗苗儿了?”
“我是啊。”苏沐秋神态自若,“可惜就是领了个不会生崽的媳妇回家。”说罢还装模作样地摇着头叹着气,一副对不起列祖列宗的样子。
“啧啧啧,直男癌苏大大,双标沐橙可就不喜欢你了啊。”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包烟手夹着就往嘴里塞。“人要知足,常乐。”像是特意要把苏沐秋激起来似得,还故意加重了语气。
苏沐秋也这就被他给激到了,不过是为另一件事:“叶不修你能不能给我长点心啊!这床单再破——”他扯着被子抖筛般上下乱晃,“可就没法睡了!”
“我觉着挺好。”眼前这人严格遵守着虚心受教死不改悔的准则,还拿出沾满口水的“烟”在他鼻子跟前得意洋洋地乱摇。“这是糖!你家苗苗沐橙给的。再说,万圣节披这床单出去指不定还能跟小屁孩抢糖呢。”
“要不要点脸。”苏沐秋快被他气笑了,反身过去摁住他。“我说,糖好吃吗?”
“嗯?不错。”叶·不谙世事·无动于衷甚至有点想笑·修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降临。“怎么了?”
“没怎么。”苏沐秋低头应了声。“让我也尝尝呗。”探身啃上这人唇角舔舐了几口,硬是当成糖一样吃得津津有味“味道是还可以,就是太齁。”

“还有,床上也不能吃糖。”

叶修别过去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回了声“哦。”脸颊发烫,耳侧却感受到了凉意。

所以说被子上的洞还有偷窥叶修这个不要脸的作用啊。

要不然这辈子就随它去好了,苏沐秋心想。

我去。下次一定要学会补被子,叶修心想。

 

苏沐橙恰到好处地闪身进来,看见团成一团的叶修不由得窃笑,嘴上却数落着自家哥哥的不是,憋笑憋得辛苦:“苏沐秋你是不是又欺负叶修哥了!”

“橙橙!”苏沐秋赶忙趁着妹妹还没发火前一个虎扑:“你怎么能跟一个无家可归的小混蛋叫这么亲!明明我才是你哥!”

“还有!”在苏沐橙满脸嫌弃地注视下扑了个空,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干脆坐在了地上,“这种事情能叫欺负吗?这叫培养感情!”

“沐橙。”还带着委委屈屈的慵懒声音从被窝里传来,“就是你哥,他欺负我,而且还不让我吃糖,说难吃。”

“哦...”苏沐橙低头看向正在堪堪爬行的哥哥:“苏沐秋你胆儿肥了啊。”

“啊...?”

“那是秀秀给我的!你敢说一句不好试试看!”
“不是橙橙??橙橙你听我解释啊!橙橙——”

今天的苏宅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呸,是老苏家的小出租屋。

 

几番折腾下来苏沐秋这才恍然今儿个是什么日子。但避开家中两个小兔崽子期待满满的眼神,转身将计算机按得啪啪响:“知道现在物价有多贵不?一条〇芙就够我们仨多加个菜啦!”

叶修赶忙上前补刀:“我不吃〇芙的,巧克力含量少,而且太甜。”

“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苏沐秋上去就是一个爆栗:“没有〇芙!也没有巧克力!”吼完又小心翼翼地劝委屈巴拉的小祖宗:“橙橙乖,等下单独给你做个番茄炒蛋好不好?”

“我不要嘛。”女孩子干脆明亮的声音难得郁闷,“明明说好要给秀秀做巧克力的,,”说罢一撇嘴,负气地一跺脚回了卧室。

苏沐秋对着妹子的脾气也是大为头痛,遑论是宝贝妹妹的了。左右为难之下还不忘嫌弃叶修:“你看你看,个扫把星!我们苏家啊...药丸。”

“是吗?那我还挺能的。”叶修倒也不怕与这死妹控唇枪舌战一番。不过嘛,还是小姑娘的事儿最重要。

手一甩随意将细线缝制的小袋子扔在茶几上,摇头晃脑地叼上根烟啪嗒一声点燃,神情满是讥笑之色:“看吧,把妹妹惹哭了?对得起你苏家不?”

“对不起!”苏沐秋咬牙切齿却对袋子里的东西更为好奇,“这是什么?”

“算是...巧克力?”叶修衔着烟答不真切,迷迷糊糊地。他总不能说,这是从叶秋收拾的包里翻出来的吧?“快去快去!省得沐橙等下又要哭成个花猫脸了。”说罢看也不看。直愣愣地把苏沐秋踹在了地上。

“得嘞!”被大大套路到的秋木苏玩家也乐得有事可做,屁颠屁颠地进了厨房,随即不到三秒便探出头来——

“叶修,巧克力怎么做啊?”

...可把自己牛逼坏了,插会儿腰。被点名的人一咕噜地从沙发床上爬起来,挤开塞在厨房门前的苏沐秋,满满地都是嫌弃飞的口气:“金贵得你啊苏大少,还是我来吧。”

“是是是,我也真没想到叶大少也算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称得上是贤妻了啊。”

“苏沐秋我日你仙人板板。”

 

——与此同时苏沐橙房内

“秀秀,,QAQ我哥他太过分了... ...”

“好好,别哭了啊,我听着。周末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唔..嗯... ...”

于是乎,雨过天晴,带着巧克力烘焙过后的清香。

天气晴朗,差不多是个谈恋爱的好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