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A君,有何贵干?

Aaaaa

【王杰希生贺】你为所愿(中文填词)


—原曲poco  作者まふまふ
无授权,无翻唱,无cp,单纯填了词自娱自乐x

是不是在某一年的某一个月的某个日子
某个街口的某个拐角遇见荣耀
扫帚魔法帽熔岩烧瓶三大标配
稍微会觉得有些向往吗

指甲嵌入手心不愿放开攥得死紧
胸口的心脏不由自主灼热发烫
明明很喜欢却不愿意再说出来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魔术师

然后啊凭借天赋进入微草小有成就
遇到困难是否会再次选独自面对
这样会觉得有些过于孤独了吗
我执拗而不曾坦率的小魔术师

继续努力成为预备队员了呢
对前辈们的关心是否不善言辞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操作训练
这样会觉得有些艰难了吗

清扫驱散寒冰粉末加扫把旋风
胸前挂着的星星吊牌熠熠生辉
这样会觉得有些快乐了吗
我年少轻狂张扬的小魔术师

接过队长希望与期待负起重担
挑破扫地焚香小魔术师一战成名
愿你所肩负的荣耀永不散场
我的小魔术师祝你生日快乐

是不是在某一年的某一个月的某个日子
某个街口的某个拐角遇上荣耀
你有后悔过吗我们未曾得知
只愿微草成原你在其中

算是给了王杰希生日的一个交代。
一欢王家长子喜成年
二贺小魔术师站成名
三祝自家夫君诞生日
王杰希,你可真好。

特别感谢我家共生生!!没有她可能这首歌就叫魔术师王杰希了! @藤玖

【伞修橙/伞修】18—18

练笔。写得太渣没有tag

*含秀橙秀百合私货注意

  • 有缘者见?(bu


今天是5月20日。
苏沐橙早早就回了家,随之带来的是一份又一份的巧克力,包装精美摆在桌面上闪闪发亮的样子让人垂涎。
大少爷却不高兴了,趴在脆弱的木板床上吱呀吱呀地乱滚愣是不肯起来。要不是嘴上嘟囔着妹大不中留了关爱空巢老秋诸如此类,眼泪汪汪欲夺眶而出的模样到是让人心疼。
可惜叶修不吃他这套。毫不留情地一屁股坐上摇摇欲坠的床板对上苏沐秋肉痛的眼神:“诶,沐橙只是拿了义理巧克力而已啊,气个啥子哦。”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现在同性恋很多的好吗?我的妈,苏家的独苗苗呦…”这么念叨着又可怜兮兮地倒回床上,继续折磨着那张惨不忍睹的床,顺带着还把叶修也拉扯了下去。
“我去!”叶修被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踹过去一脚,“你就不是苏家的苗苗儿了?”
“我是啊。”苏沐秋神态自若,“可惜就是领了个不会生崽的媳妇回家。”说罢还装模作样地摇着头叹着气,一副对不起列祖列宗的样子。
“啧啧啧,直男癌苏大大,双标沐橙可就不喜欢你了啊。”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包烟手夹着就往嘴里塞。“人要知足,常乐。”像是特意要把苏沐秋激起来似得,还故意加重了语气。
苏沐秋也这就被他给激到了,不过是为另一件事:“叶不修你能不能给我长点心啊!这床单再破——”他扯着被子抖筛般上下乱晃,“可就没法睡了!”
“我觉着挺好。”眼前这人严格遵守着虚心受教死不改悔的准则,还拿出沾满口水的“烟”在他鼻子跟前得意洋洋地乱摇。“这是糖!你家苗苗沐橙给的。再说,万圣节披这床单出去指不定还能跟小屁孩抢糖呢。”
“要不要点脸。”苏沐秋快被他气笑了,反身过去摁住他。“我说,糖好吃吗?”
“嗯?不错。”叶·不谙世事·无动于衷甚至有点想笑·修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降临。“怎么了?”
“没怎么。”苏沐秋低头应了声。“让我也尝尝呗。”探身啃上这人唇角舔舐了几口,硬是当成糖一样吃得津津有味“味道是还可以,就是太齁。”

“还有,床上也不能吃糖。”

叶修别过去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回了声“哦。”脸颊发烫,耳侧却感受到了凉意。

所以说被子上的洞还有偷窥叶修这个不要脸的作用啊。

要不然这辈子就随它去好了,苏沐秋心想。

我去。下次一定要学会补被子,叶修心想。

 

苏沐橙恰到好处地闪身进来,看见团成一团的叶修不由得窃笑,嘴上却数落着自家哥哥的不是,憋笑憋得辛苦:“苏沐秋你是不是又欺负叶修哥了!”

“橙橙!”苏沐秋赶忙趁着妹妹还没发火前一个虎扑:“你怎么能跟一个无家可归的小混蛋叫这么亲!明明我才是你哥!”

“还有!”在苏沐橙满脸嫌弃地注视下扑了个空,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干脆坐在了地上,“这种事情能叫欺负吗?这叫培养感情!”

“沐橙。”还带着委委屈屈的慵懒声音从被窝里传来,“就是你哥,他欺负我,而且还不让我吃糖,说难吃。”

“哦...”苏沐橙低头看向正在堪堪爬行的哥哥:“苏沐秋你胆儿肥了啊。”

“啊...?”

“那是秀秀给我的!你敢说一句不好试试看!”
“不是橙橙??橙橙你听我解释啊!橙橙——”

今天的苏宅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呸,是老苏家的小出租屋。

 

几番折腾下来苏沐秋这才恍然今儿个是什么日子。但避开家中两个小兔崽子期待满满的眼神,转身将计算机按得啪啪响:“知道现在物价有多贵不?一条〇芙就够我们仨多加个菜啦!”

叶修赶忙上前补刀:“我不吃〇芙的,巧克力含量少,而且太甜。”

“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苏沐秋上去就是一个爆栗:“没有〇芙!也没有巧克力!”吼完又小心翼翼地劝委屈巴拉的小祖宗:“橙橙乖,等下单独给你做个番茄炒蛋好不好?”

“我不要嘛。”女孩子干脆明亮的声音难得郁闷,“明明说好要给秀秀做巧克力的,,”说罢一撇嘴,负气地一跺脚回了卧室。

苏沐秋对着妹子的脾气也是大为头痛,遑论是宝贝妹妹的了。左右为难之下还不忘嫌弃叶修:“你看你看,个扫把星!我们苏家啊...药丸。”

“是吗?那我还挺能的。”叶修倒也不怕与这死妹控唇枪舌战一番。不过嘛,还是小姑娘的事儿最重要。

手一甩随意将细线缝制的小袋子扔在茶几上,摇头晃脑地叼上根烟啪嗒一声点燃,神情满是讥笑之色:“看吧,把妹妹惹哭了?对得起你苏家不?”

“对不起!”苏沐秋咬牙切齿却对袋子里的东西更为好奇,“这是什么?”

“算是...巧克力?”叶修衔着烟答不真切,迷迷糊糊地。他总不能说,这是从叶秋收拾的包里翻出来的吧?“快去快去!省得沐橙等下又要哭成个花猫脸了。”说罢看也不看。直愣愣地把苏沐秋踹在了地上。

“得嘞!”被大大套路到的秋木苏玩家也乐得有事可做,屁颠屁颠地进了厨房,随即不到三秒便探出头来——

“叶修,巧克力怎么做啊?”

...可把自己牛逼坏了,插会儿腰。被点名的人一咕噜地从沙发床上爬起来,挤开塞在厨房门前的苏沐秋,满满地都是嫌弃飞的口气:“金贵得你啊苏大少,还是我来吧。”

“是是是,我也真没想到叶大少也算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称得上是贤妻了啊。”

“苏沐秋我日你仙人板板。”

 

——与此同时苏沐橙房内

“秀秀,,QAQ我哥他太过分了... ...”

“好好,别哭了啊,我听着。周末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唔..嗯... ...”

于是乎,雨过天晴,带着巧克力烘焙过后的清香。

天气晴朗,差不多是个谈恋爱的好天气。